昭通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上古传人在都市第284章男儿不可欺

发布时间:2019-11-21 17:25:52 编辑:笔名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284章 男儿不可欺

“她们……她们怎么能这样啊!”

看着她们走远了之后马小竹低声抱怨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说她们搞到一起的事,还是想要算计她的事。

蒲阳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道:“如果是古代的话,我这就算是带你出来闯‘荡’江湖。这就是江湖!遇到的人可能是好人,也可能表面上像个好人,实际上如何不得而知,这就是所谓的江湖险恶,所以当初我会认真的问你考虑清楚没有。”

马小竹有点垂头丧气,她之前也想过,跟着出来锻炼,就有点类似于古代的江湖,不过这么就让她江湖梦碎。策马奔腾对酒当歌,行侠仗义‘浪’迹天涯,那些关于江湖的‘浪’漫,不过是美好的想象,就像学生们都幻想自己步入社会能大展宏图一般,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你吃亏的。说起来我的江湖经验也不够丰富,今天我们是运气好。她们想要设计陷害你,我们就给她们来一个将计就计!”蒲阳安慰了一句,又笑道:“怕了没有?”

马小竹当即摇头:“不怕!”

蒲阳本想要问一下她刚才看到她们两个的拉拉秀有什么感觉,但一想又忍住了,马小竹还是是比较清纯的小姑娘,让她看到这样的场面,刚才两个人有一点亲密接触,这已经让她脚软,此刻转移了注意力正好,要再提及,她肯定会非常的尴尬。

“走吧!我们继续逛一下。”

两个人又继续在度假村慢慢的逛了起来,不过都没有了之前的闲情逸致,感悟什么的不用说了。而度假村也就那么大,差不多也逛完了。在天‘色’开始暗淡下来,两个人回到了谭馨的宿舍,见到谭馨已经回来了。

“你们回来了?感觉怎么样?我们这个度假村还可以吧?”谭馨带着职业‘性’的微笑。

蒲阳笑着回应:“不错!‘挺’不错,看到了一些我以前从来没有看过的风景,不枉我们特意过来这里。”

这话让马小竹脸上微微一红,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从来没有看过的“风景”,这样的风景她还真的不想要看呢。不过要将计就计,她也没有流‘露’出对谭馨的不满不悦,和她打了一声招呼,便拿着画夹进去了客房里面。原本她对这里还是‘挺’满意的,现在则是处处觉得不自然了。

“老实说,来我们这里消的客人。除了少数是外地游客,大多都是政f和企业的公款消。像你们这样有艺术气息的年轻人,是罕见。作为度假村的管理层,我个人是非常欣慰和欣喜的。”

谭馨和蒲阳在客厅里面沙发上坐着,一番套话开场白之后,她开始说出了她的目的:“跟你们也很投缘,但我这里不做饭,我要请你们吃饭你们肯定会拒绝。这是我特意申请的几分餐券,还请你们收下,算是我的小小心意。”

她把几张餐券放在了桌上,又笑着打掩护:“你们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其实我们这里和所有的景点一样,饭菜酒水消都要比外面贵很多。送你们餐券也只是相当于打折,我们是不会亏的。而且我的目的不纯,还希望你们做广告,让多人慕名而来呢。”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要是一般的游客,也肯定会感谢的收下。就算不差钱的,也会体谅人家一番好意。要真的别有目的的人,则是会道谢婉拒。

“不好吧?我们两个也没有做什么,也做不了什么,您这又是招待我们住,又是招待我们吃,真的不好意思。您这么客气,我们到不好意思住了。”蒲阳笑着婉拒,一如她所需要的那样回答。

谭馨早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他拒绝,那就再送酒水优惠券;如果他收下了,也趁着再送优惠券。此刻听到他的话,马上摇了摇头:“瞧瞧!你们真的是太实在了。那这样吧!餐券我就收起来,这里还有几分俱乐部的酒水优惠券。你们画画写生,晚上也有需要换换脑子的时候,去玩去喝酒,就可以有点折扣。”

她再次拿出了准备好的优惠券,又故意的将了一句:“这跟吃饭不一样,不是生活必需,我这看似优惠,其实也可以算是‘诱’‘惑’你们消呢。这回可以收下吧?而且也不是单独给你们的,很多大客户都有送优惠券,你们去不去都所谓。”

“我们是比较少去这样场合的,来写生也没有这个心思,不过谭经理一番好意,我要是一再的拒绝,显得太不知好歹,盛情难却,那我就收下了,也一定去捧场的。多谢谭经理的好意!”蒲阳客套了一番,笑纳了谭馨送的优惠券。

谭馨眼神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笑容,“别客气,有什么需要的就说话,就当是自己家一样。对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呢?”

“叫我小阳好了,她叫小竹。”蒲阳也一副热情的样子,这既不会泄‘露’身份,也不算是说谎。

“行,那你们休息一下。我还有工作,对了,你们还没吃饭吧?”

“不急,您先忙吧!”

两个人都是虚情假意的热情客套之后,谭馨便借故离开了,给他们一点商量的时间,而且不能太过,以他心生警惕。

在谭馨出去之后,马小竹便探头出来,小声问道:“你收下了?”

“嗯。”蒲阳点点头,过来了客房里面。

“真像她们说的那样啊!”马小竹有点紧张了起来,一想到有两个‘女’的在打她的主意,等着占她的便宜,这让她心里就有点发‘毛’,甚至比男‘色’狼加瘆得慌。

蒲阳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诶!你可是要跟着我学习,以后要帮助我的人。怎么能遇到这么一点小事就紧张呢?如果她们两个打我的主意,我就一点也不会害怕!”

马小竹看了他一下,小声嘀咕道:“是两个‘女’的你当然不害怕,如果是两个猥琐男打你的主意……”

“咳!”蒲阳干咳了一声,确实有这个关系,即便他现在信心随着实力强大了,如果真的有两个猥琐男商量着要让他捡‘肥’皂,他也会觉得不自然啊。

“好了,你放心吧!表哥会保护你的,不仅仅会保护你,而且会替你好好的收拾她们一番,绝对不能让她们这样嚣张的再侵害其他的‘女’孩子了!”

听到蒲阳坚定的话,马小竹的情绪舒缓了一点:“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收拾一下,去吃饭呗!放心吧,我自然有安排。”

随即蒲阳带着她大摇大摆的来到了度假村的餐厅吃饭,两个人吃饭的速度比平时慢了许多,之后又要了咖啡边喝边聊天,这是要等着对方着急。

在要九点的时候,他们两个才离开餐厅,然后慢慢踱步在度假村里面散步起来。

整个度假村他们已经走遍了一次,现在不算熟‘门’熟路,也不会‘迷’路。而且这里的环境真的是很好,完另有一番风景,阵阵凉风也吹拂得人格外的‘精’神了起来。

蒲阳带着马小竹找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坐了下来,就这样让她练功,而他在旁边帮她看护着。

在这里练功,以蒲阳的实力,收效是比较小了,而马小竹还在起步阶段,这里的环境对她还是有明显的效果,这种自然而然的环境,比起吸收黑晶能量来,她要轻松许多,也加的方便。出于安的考虑,黑金在来的时候,蒲阳已经收回来了,放在了天珠里面,以被人窥破夺去了。

有蒲阳在旁边“护法”,马小竹也不用去想谭馨她们的事了,就安心的练功起来

。一下就是两个小时!

她实力比蒲阳差得多,但那是因为血脉的先天因素,没有炼化妖丹和双修的后天因素,要说真正开始修炼的时间,论打基础和刻苦程度,蒲阳都相差甚远!所以她可以很的入静,随即心旁骛的修炼,一下就是两个小时。

反之蒲阳定力就要差多了,他开始也是有模有样的练了一会儿,但马上就松懈了。给自己找了一个要帮马小竹护法的借口,转而留意周围的环境,又查探了一番整个度假村一带有没有元气‘波’动等。

再到后来,他就是有点哈欠连天,觉得聊了,干脆便是拿出在旁边玩着。看着,他也觉得‘挺’有意思的,沈荷菁是知道他“秘密潜伏”了起来,所以暂时也不会联系他。秦瑶不用说了,知道他来这里了,也没有打扰他。

唯有柳芊荨是大动肝火,本来她是放假了,正好叫上马小竹一起玩,没想到蒲阳和马小竹两个人招呼都不打就消失了!上一次还有罗宝大学的案子相关,她恼火之外,还有很多是担心蒲阳的安,但这一次就不一样,他分明是拐着一个小姑娘跑了。打又不接,她只好发信息过来声讨,质问蒲阳跟马小竹到底是什么关系,两个人跑到哪里去了,如果出拐卖少‘女’的话,不管他跑到天涯海角,都会把他缉拿归案的……

看着她的信息,蒲阳也是觉得好笑,这个认真而执著的美丽‘女’警,越是相处越觉得有几分可爱之处。不过他却是没有回一条,这是他们的秘密任务,如果让柳芊荨知道了,以她的‘性’格,肯定要跟着过来。而撒谎太麻烦了,对一个刑警撒谎是一件艰难的事,往往需要很多的谎言去圆一个谎言,所以他听之任之。

等到晚上11点,马小竹收功起来,看着蒲阳真的就一直在旁边守护着自己。在这已经寒意渐盛的夜晚,她心里泛起了一股暖流。她练功向来都是自己练自己的,她爷爷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守着她,只是在必要的时候指点一下,这些她都习以为常了。刚才蒲阳让她在这里练功,她也以为蒲阳自己也是要在练功,没想到收功之后看到他并没有练功,就是这样在旁边守着她!

蒲阳其实是有点犯懒,但在不知道的马小竹看来,就是他担心谭馨和那个‘女’人会来害她,所以放弃了宝贵的练功时间,甘愿守护着她!

她父母长期在国外,多年来都是跟着爷爷,疑也是缺少关爱的。从爷爷那里听到那么多的传说,让她对蒲家人有一种寄托,仿佛那是理想的人物,是纵剑天下、救护苍生的大侠。所以见面的时候,也是对蒲阳非常的尊敬和信赖。而今天,遇到了江湖险恶的“‘女’采‘花’贼”,让她‘浪’漫的江湖梦破碎了,但在晚上,却又从蒲阳那里得到印证,蒲家人果然不愧是蒲家人!

“蒲阳叔叔,我好了,这里冷,我们回去吧?”

听到她轻柔的婉言,蒲阳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就这样干坐着,确实有点冷。他又看了一下马小竹,因为吃饭的时候时间还早,她也没有想到会半夜回去,所以没有穿上太厚的衣服,练功的时候可以不会有冷,但因为一直静坐着,身体血液流淌都比较缓慢了,这会儿起来肯定会觉得冷。

他当即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马小竹穿上。“回去吧!这就是我今天的计划,我们不方便正面的对抗,暂时也不好暴‘露’身份,所以先放她们一回鸽子,让她们干等一晚上。可我太得意了,刚才没有和你商量,也没有先跟你透‘露’,让你挨冻了……”

隔着衣服,他又搂住了她的肩膀,以此来给她多一点的暖和。就这样拥着她慢慢往回走,也没有再纠结“叔叔”不“叔叔”的,她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叫爷爷都所谓!

马小竹本来也只是感觉到一阵寒意,从小就修炼,又还是没有破身的纯‘阴’之体,她的抵抗力、御寒能力自然要比一般的‘女’孩子强得多,这一点寒冷还不会让她感冒受不了。但蒲阳把外套给她穿上,那带着他体温的热度一下包裹住了她。虽然那只是淡淡的微温,在少‘女’的芳心感觉之中,却仿佛天上的太阳一样温暖!

而他自然的搂着她,以此来给她温暖,让她感觉到了一份依靠,仿佛有这一双手臂在,天塌下来都有他撑着!

一路上马小竹都没有说话,她是心意的感受着蒲阳的温暖,她知道这样的机会不会很多。刚刚蒲阳是觉得他安排欠妥,下一次肯定就会安排好了。所以从这里到回去宿舍的几百米路,将是她唯一能够珍惜的一段路程。

马小竹仿佛自己都忘记了呼吸,所有的一切意念,都在感受着蒲阳的气息,体会着这一份入骨的温暖,她想要让自己的记忆烙印下来,深刻在心底,有着这样的关怀,她觉得以后的路上都不会孤独,不会害怕。他的看护将和她同在!

蒲阳根本不知道少‘女’心思已经千回百转,见马小竹不说话,还以为她练功的时候冻着了不舒服,这让他暗暗自责的同时,怒气也上来了。

我们为什么要躲避她们?是她们想要做见不得光的事情,就算是鉴宝会上公开,就算是和檀氏家族聊起来,也不会是他们的错。为什么要躲着他们?

既然是来参加鉴宝会的,那大不了就是什么好东西都别拿出来,又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想到这里,他已经做出了放弃这次鉴宝会,也不再委屈马小竹来躲着谭馨她们了。而谭馨和那个‘女’人,也勾起了他很大的怒火,他想要狠狠的惩治她们一番,让她们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

寒夜,两个人沉默语的回到了谭馨的宿舍。

在这个寒夜,两个人心里都非常的火热。不同的是,马小竹是感受到蒲阳的温暖,只觉得身都是暖和的。而蒲阳则是因为她们两个而‘激’发的怒火,让他身有一股火要爆发出来!

开‘门’进去,谭馨已经在家,在她的卧室里面,听到动静马上出来。她打一个问一下,就能清楚蒲阳并没有带着马小竹去俱乐部,能在餐厅询问道的,也是他们已经离开了。所以猜想两个人是自己‘花’前月下了,虽然有点被放鸽子的郁闷,但也就放弃了,打跟那个‘女’的说了,今晚上不再等了,好在他们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明天还有机会。也因此,她早已经洗完澡准备睡觉了。

“哟!你们这是晒月亮‘浪’漫去了呀?嘻嘻,小心冷着了哦!”谭馨热情招呼,又刻意打趣了一下。

蒲阳护着马小竹回来,身上还穿着她的外套。今天下午才打过半个野战的谭馨,当然觉得他们两个肯定是打野战去了。这让她心里有点别样的滋味,毕竟面前这个‘女’孩,是她们两个想要引‘诱’一番的猎物,这跟男人打野战去了,不有一种被玷污了的感觉。

“没事,我们都还年轻,抗冻!”蒲阳笑着回了她一句,然后又柔声对马小竹说道:“小竹,你洗个澡吧,别真的冻感冒了。”

“哦。那我先去洗澡了。”马小竹乖乖的听话,先进去房间里面拿衣服。

一回来就让马小竹去洗澡,马小竹也那么的听话,在谭馨看来,这就是一对小情侣,刚刚肯定干那事了,她还满足了,才会那么乖顺,这让她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哎呀,不好意思啊,我这洗澡间没有热水,我之前是在洗浴部洗澡的,要不你们跟我去洗浴部吧?放心,那里有‘女’宾部的。”

沈阳专治癫痫病医院在哪
聊城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银川好的男科医院
宁波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省级机关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