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广西女厅官堕落之路当众受辱陷奸商精心布局

发布时间:2019-11-28 20:24:26 编辑:笔名

广西女厅官堕落之路:当众受辱陷奸商精心布局

从副市长到大型国企董事长,正厅级女干部、广西城建投资集团董事长高平曾经为自己设置了一道“物理距离”:任何人不得靠近她1.6米。这道“物理距离”所形成的“心理屏障”成了她廉洁从政的防火墙、隔离带,令一拨拨行贿者望而却步

然而,一次当众蒙羞受辱令高平掉进了奸商的精心布局,尽管在疯狂聚财中仍然表现出严守潜规则的“气节”,但她仍然像一只被放进凉水锅中文火慢煮的青蛙,渐渐失去了跳跃腾挪的空间。2011年3月下旬,因涉嫌受贿256.5万元,高平在南宁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受审,成为广西被查处的级别最高的女贪官

设置距离保廉洁

2000年,广西举行了一次厅级干部公选。44岁的高平过关斩将,脱颖而出,同年8月,她被任命为广西河池地区行署副专员,令人羡慕地步入了厅级领导岗位。两年后,河池地区撤消,改设为地级市,高平成了河池市主管城建的女副市长。

高平1956年出生于河北大城县的一个干部家庭。在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二年,高平顺利地考上了广西建筑工程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广西城乡规划设计院。几年后调入广西区建委城市规划园林处,从办事员、科员、主任科员一直升到处长,与城建结下了不解之缘。

步入副厅级领导岗位后,各种上门办事的人员络绎不绝。特别是房地产开发商、建筑商整天围绕高平转。终于有一天,她给秘书下了一道命令:“任何人到我办公室,和我必须保持一米六的距离。”

原来,经过多年的官场历炼,高平总结出了一个微妙现象:在人际交往中,双方保持1.2米距离,凸显彼此关系非常亲近;如果超过两米,则反映出双方关系比较生疏。只有保持1.6米左右才是“心理安全距离”,既可以消除冷淡,也可以保持矜持。

实事验证了高平微妙的官场距离理论。原本不少人想向高平行贿,每次见她保持着矜持距离,让一拨拨的开发商望而却步,不敢贸然进贡。有位建筑老板不甘心,几次试探性地靠近女副市长。高平每次都本能地将座椅往后挪动,识趣的老板便只好在1.6米之外交谈。“1.6米”成了高平廉洁从政的防火墙。即使偶尔有人突破这个心理距离送红包,也会被高平当即退回。

绞尽脑汁来设局

2005年,高平被调任广西人民防空办公室副主任、党组成员。人防办看上去是一个不起眼的部门,但工程多,比较有钱。

就在这时,一位名叫洪源的老板决定突破高平的心理防线。

洪源是广西一家建筑公司的承包商,为了中标人防办住宅楼承建工程,洪源直截了当地给高平送上10万元。“如果这种钱可以收,我早成千万富姐啦。”高平拒贿。

洪源认为行贿失手只是火候还没到,只要找准软肋,把握时机,就一定能够拿下这个矜持女官员。为此,洪源绞尽脑汁,精心安排了一个阴谋诡计。

2006年春,洪源所在的公司中标了区人防办10号职工住宅楼。他知道,高平虽然在这个工程发包中没有出过力,但她手握工程款拨付的大权,日后仍离不开她的支持。

于是,这年8月的一天晚上,洪源给高平打:“我认识一位香港女富婆,她有在南宁投资意向。今晚我宴请这位女富豪,恳请高主任做陪。”

听说有港商光顾南宁,高平欣然前往。在她看来,如果能促成这单招商引资,也算她的一份政绩。

在南宁一家星级宾馆的豪华包厢里,高平见到了这位名叫“安娜”的阔太太。安娜驾驶林肯加长轿车,满身珠光宝气。令高平感到奇怪的是,安娜对投资项目只字不提,在饭局上大谈成功女性的标准。讲到兴奋处,安娜对高平评头论足:“高主任,恕我直言,你虽然贵为副厅级领导,其实也没啥了不起的。几年后脱下这身官袍,和菜市场的家庭主妇又有什么两样呢?”

高平的脸色一下红到耳根。当时饭局上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居然当众蒙羞受辱,高平恨不得拂袖而去。但安娜似乎并不在意高平的花容失色,她继续肆无忌惮地调侃:“只有爱情与金钱才能让女人永保自信。权力对女人来说不是我们追求的最高目标。”

那一晚,高平回家失眠了,因为这种赤裸裸地羞辱对她来说是平生第一次。高平那里会知道,“安娜”酒桌上的戏言不是即兴调侃,而是洪源精心策划的一出“激将剧”。

心理防线被突破

原来,为了突破高平的心理防线,洪源用心研究她的“软肋”。通过调查发现,高平工作能力强,说一不二,很少有人敢跟她顶嘴。她平时听到的都是恭维话,如果有人当众羞辱她,很可能会对她产生强烈震撼效应。于是,洪源租赁林肯轿车,花钱雇人冒充香港富姐,事先对台词进行编排,企图重挫女厅官矜持的高傲之心。

果然不出洪源所料,自从被“安娜”羞辱之后,高平的思想发生了颠覆性转变。她考虑到自己再过十年八载就会退休,将来真的会跟家庭主妇没啥两样。想到自己从政多年两袖清风,如今买了商品房却无钱装修。越想心理越失衡、失落……于是,她撤消了自己设置多年的“心理距离”。从2006年8月至2009年11月,洪源共17次送给高平人民币57.5万元。

防火墙、隔离带一旦拆除,各种苍蝇就会纷纷飞来。南宁市一家人防设备厂厂长莫运峰便是捷足先登的一位。

人防办每年都要对人防企业进行检查,如果检查不合格,就有可能被取消人防产品的资质。高平分管这方面工作,所以接到莫运峰的,就知道“烧香拜佛”的来了。高平第一次收到2万元的感谢费后,莫运峰后来每次送上红包,她都统统笑纳。

2008年6月的一天,莫运峰听说广西准备批准成立新的生产人防设备厂家,心急火燎地找到高平。新厂一旦批准成立,他的企业就会受到巨大冲击,为了保住本厂的垄断地位,莫运峰恳求高平阻止审批新项目。说罢,将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高平。

高平心领神会。回到家后,她马上打开沉甸甸的塑料袋,发现里面装着20万元。

通过权力和金钱的交换,高平手中有了钱,心里有了底气。她拿出20万元装修房子,对家人谎称说是自己炒股赚来的。接着,她又用60万元赃款购买了一家企业的内部法人股,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水煮青蛙狂聚财

2008年9月的一天,高平在一个饭局上认识了南宁市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杨波。2009年10月,人防办应急指挥中心工程启动招标程序,杨波要吃下这个工程,恳请高平多加关照。高平表示“没问题”。于是,她建议人防办委托一家城建咨询公司作为这项工程的招投标代理单位,因为这家咨询公司的老总刘明与高平的关系很铁,只有这样暗箱操作,才能确保杨波中标。

招投标代理单位确定后,高平将这一信息告诉杨波,让他马上跟刘明联系。在刘明的暗箱操作下,杨波如愿以偿地承揽了这项工程。就在这时,高平官升半级,调任广西城建投资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由副厅级升迁为正厅级。

2010年2月初的一天,高平接到杨波的:“请到我办公室喝茶。”高平意识到收获的季节来临了,便欣然前往。杨波指着保险箱里的一个纸箱说:“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报酬,今后咱们永远是一家人。”说罢,杨波指使司机将纸箱扛进高平的车后备厢。

回家后,高平打开纸箱清点钞票,竟然整整150万元!

第二天晚上,高平将30万元退还给杨波:“你我都是明白人,这部分钱我不能收。”

原来,搞建筑出身的高平工于精算。按照她与杨波的事先约定及行业潜法则,高平算算自己应该得到的好处费是120万元,对于多出的30万元贿赂,高平坚决拒收,一定要遵守潜规则。对此,杨波对高平大加赞赏:“女官员就是心细如织,事事都算得明明白白,佩服!”

尽管在受贿时表现出很有“气节”,但高平也渐渐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老板们凉水锅中的那只青蛙,已经无力跳出。她没有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与奸商继续交易。

2010年6月,广西规划建设展示馆项目启动招标程序,杨波再次要求高平“从中运作”。高平建议杨波与另一家大型建筑公司合作,并再次委托老朋友刘明作招投标代理单位,通过暗箱操作,轻而易举让杨波的公司中标。

一个月后,杨波将一张存有50万元的浦发银行卡交给高平。高平又精算一遍,按照潜规则收下了这笔贿赂。

头枕着巨款的高平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她经常半夜从噩梦中惊醒。她的这种预感很快应验了。在接到举报并初查后,广西自治区纪委工作人员于2010年8月17日对高平宣布双规,3天后她被自治区检察院执行逮捕。

2011年3月下旬,高平被押上南宁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受审。检察机关指控:高平在任自治区人防办副主任、广西城建投资集团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获取工程建设项目及审批拨付工程款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贿赂256.5万元,并违规投资61.25万元经商办企业。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审理之中。

(本文来源:四川在线)

学龄前
星座运势
旅游快讯